第1389章 得救
书名: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 作者:尘沐沐 本章字数:2405字 更新时间:2021/03/29 15:07:19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随即忙被魇一甩开了。

怎么可能。

魇一目光复杂地望着前方,很快便隐了下来。

伏海魔渊。

梵胥大营。

月清焦急地来回走着,嘴巴念叨着,“怎么还不回来,也不知到哪了,难道出什么事了……”

“行了你给我消停会!转得老夫头都晕了!”

旁边的夜修天拧眉,吼了一句,手下却不停。

“夜老您就不担心吗?”月清问道。

“既然炎小子早有打算,定是做好了万全准备。我信他。更何况,银雪小子亲自走一趟,若还拿不回云蔺花,哼!老夫大耳瓜子抽他!”

月清,“……”

最后那句还是省了吧。

这时,外面传来动静,他心中一喜,难道是银雪殿下回来了。

刚要出去,便看银雪掀连风尘仆仆走了进来。

“雪殿下!”月清大喜,一个箭步上前,“您回来了?解药拿回来了吗?”

银雪颔首,掌心摊开,两株完好无损,正散发着幽幽光芒的云蔺花出现在手心。

“太好了!”

夜修天也喜不自禁,小心翼翼接过花束,“没错,没错,就是这个!”

“夜老这下帝君有救了!您快去制作解药吧!”

“还用你说!”

瞪了他一眼,夜修天忙蹿入药间,马不停蹄开始制作解药。

这时月清才注意到银雪胳膊竟受伤了!

血打湿透了他的衣衫,显然伤得不轻。

“您受伤了?”

银雪扫了眼胳膊,“无妨,只是小伤。”

那是他使用飞神之术时被帝千绝打伤的,好在传送卷轴发动得快,否则怕是凶多吉少。

这还是他第一次用此术被人伤到……

果然,面对那个男人,那大意不得。

“我给您处理伤口吧。”

“不用了。你留下看着,我自己处理即可。”

月清也知道这位不喜人触及,就未再多劝。

“边界战事如何?可有传回来消息?”

“未曾。”

银雪蹙眉,“我去看看师弟。”

因为传送卷轴,他并没耽误多少时间,应该能赶得上。

此次魔族一战,虽表面上大胜,实际上却不尽然。至少,在边界未传来消息前,一切都未可知。

魔皇有备而去,定不会那么轻易离去。

看来他要尽快赶到边城了。只是……后日,便是大婚,师弟他,究竟怎么打算?

目光落在前方,榻上,那两道紧紧依偎的身影,仿佛密不可分般,和谐温馨。

就算是昏睡不醒,他这位师弟依旧占有欲十足。

明明在意得不行,却偏要冷言冷语,将人推得更远。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位向来清心寡欲,不将任何事放在眼中的师弟,会有这么别扭地一面。

接着,想到今晚发生之事,还有帝千绝,他眉宇微蹙。

对于他这位师弟的所作所为,他自然清楚。

两个宿敌,原本就势如水火。如今,怕是更严重了。

明明马上就要大婚,偏偏被人强插一脚。银雪可不认为,那个男人是为了好玩。

想到今夜他的话,银雪不由揉了揉眉心,为师弟未来的情路担忧。

为何偏偏是那个男人。

换做谁都好,偏偏是最棘手的那个。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想要的,就算不择手段也要得到。他最擅掌控人心,一点点摧毁人的意志。

银雪目光落在凌雪薇身上,能从帝千绝手中逃脱,她定费了不少功夫。

就连他对凌雪薇都有些刮目相看了。

一想到后日的大婚……银雪不由叹了口气。

随即好笑,他何时也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也罢,尽人事听天命吧。

******

简单处理完自己的伤口,包扎完毕,银雪便未离开,靠着软椅假寐休息。

夜,很快过去。

当天边第一缕光束穿透云层,洒落大地,药房终于有了动静。

夜修天灰尘扑扑冲了进来,拿着一个瓶子兴奋道,“解药成了!太好了!这下炎小子有救了!”

“真的?那快给帝君服用吧!”

月清将昏迷的夜墨炎扶起,夜修天喂他服药。

“全部都要喝完。”

喂完了药,又施以金针,半个时辰后,人终于悠悠转醒。

“帝君您醒了?!”

“炎小子你感觉怎样?”

一睁眼,便看见了挤在榻前的两个人头。

就连始终淡然的银雪,也悄悄松了口气。

月清小心地将自家主子扶起,夜墨炎刚动,便感觉手上一紧。

低头,他的手正牢牢抓着一纤细柔白的小手。

顺势望去,凌雪薇沉沉昏迷着,双眉紧蹙,仿佛就算睡着了也有无数担忧不完的事。

仿佛触电般,夜墨炎蓦地松开,脸色微沉。

“帝君属下就知道您会没事的!”

夜修天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臭小子醒来就好,也不枉费我,日夜辛苦给你制作解药了!还有,你小子既然早有打算,为何不告诉我?害得我们为你担心!”

若非念着他还病着,夜修天早就将这臭小子暴打一顿了!

一个个的,真不让人省心。

阴沉多日的气氛终于转晴,松快了几分。

两人也因为担心数日未阖眼了,便去休息了。

“感觉如何?”

银雪在榻前坐下。

“还好。你受伤了?”

夜墨炎目光落在银雪胳膊处,虽银雪换了衣衫,夜墨炎还是敏锐得从他身上嗅到了血腥气。

“一点小伤,无碍。”

“帝千绝伤的?”

银雪也不否认,“嗯,只受了这点伤便可全身而退,很不错了。那人有多心狠手辣,你知道的。”

他清楚,若非师弟计划周全,恐怕他受的就不止这点伤了。

“如今毒已解,但至少要静养数日才能动弹。边界战事,你究竟有何打算?要让我去一趟么?”

“不用,夜穆夜如在,还有团子,出征前,我让他去守城了。”

银雪挑眉,“原来你早有准备。”

看来他这位师弟提前将一切事都想好了,包括魔临渊可能会有的所有举动。

魔临渊恐怕永远想不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人的预料当中吧?

他这位师弟,还真是算无遗漏。

“军国大事上,你都能处理妥当,为何在自己事上,却那么糊涂?”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