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抢
书名: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 作者:尘沐沐 本章字数:2233字 更新时间:2021/03/29 15:07:19

这个司允闲……到底练的什么邪术?

通过吞噬心脏,甚至生食血肉来增加修为,简直闻所未闻。还有他身上的血雾,还有幻化出的血蛇……目前看来,能够吞噬灵气。

若真如此,也无怪司家家主那般高深修为的人也折在司允闲手中了。

此邪术这般霸道阴邪,一人便酿成此祸,若多了……

“在想什么?”凌雪薇腰上一紧,身子被拥入夜墨炎怀中。

凌雪薇不由放松身子,“在想司允闲。那个邪术……我总觉得十分危险。”

夜墨炎下巴撑在她肩头,“此种阴邪之术,虽然可以迅速增强修为,却并非万无一失。越是霸道,所承受的副作用也就越强。”

“你说得对。生食血肉,这已经不是正常人类的行为了,反天道而行,势必会被天道惩罚。”凌雪薇哼了一声。

“没错,历来修行邪术者,下场自然不言而喻。”夜墨炎说道,“修行一途,唯有历经天险,雷劫,苦难,方可成。若为了一己之私走入歧途,只会加速自身灭亡。”

凌雪薇心知,中土世界,浩瀚无边,存在的功法更是不计其数。若只因一己之私,封闭了眼界,那一生修行便已然终止。大道无边,她要走的路还很长。

“今日你也累了,早点歇息吧。”夜墨炎捏了捏凌雪薇的连。

“嗯,你抱我。”凌雪薇撒娇地冲夜墨炎伸出手,夜墨炎纵容地将人抱起走向床上。

……

翌日,咸城气氛依然紧张。

用过早膳,崔老来了,“两位,少主有请。”

跟着他再次去了昨日的暗室,司羽晁等人也在。暗室虽不大,但五脏俱全,倒是个养伤的好地方。

他们在此以客商身份居住,咸城贸易往来频繁,商贾更是数不尽数,因而并未引起怀疑。

“两位休息得可好?请坐。”

南圣羽脸色比昨天好些,只是眼中的疲倦却是不减,看来城内的形势不容乐观。

司羽晁见两人,开口道,“还没正式感谢二位的救命之恩。昨日我听圣羽说才知道,与二位乃是初相识。危机时刻两位能伸出援手,圣羽不胜感激。”

话中有话,暗里待着试探。

也是,若是朋友也罢,只是初相识,却帮他们那么大一个忙,这不得不引人多想,更何况是在这个危机关头。

“不知两位来自哪里?到我司府有何要事?我的身份,相信两位应该知道,或许我能帮到你们。若二位有什么要求,也尽管提。”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意,所以,司羽晁只能谨慎以待。

“我们之所以来这里,也是受人之托。至于我们的身份,抱歉,无法相告。”凌雪薇开口。

受人之托?

南圣羽和司羽晁相视一眼,“阁下是受何人之托?”

凌雪薇嘴角微勾,淡笑不语。两人顿时明白了。

那个托付这两人的神秘人是谁?为何要帮他们?从昨晚看,这两人显然没有恶意,只是司羽晁实在想不出,这个时候有谁会来帮他。

难道是父亲那边认识的人?

“既然阁下不愿说,我等也不会为难。相信两位也知道,我司家如今正处于危难当中。羽晁想请求二位出手,助我一臂之力,事后必有重谢。”司羽晁朝着凌雪薇和夜墨炎拱了拱手。

“你想让我帮你救出你父亲?”凌雪薇挑了挑眉。

“是,父亲如今在司允闲手中,生死未卜。司允闲此人不知如何修炼了一种邪术,此邪术阴险至极,就连家主也载在他手中。”司羽晁咬着牙说道,“此人手段狠辣,嗜血狡诈,我司家许多弟子都死在他手中,还有我的师兄弟们……”

说着司羽晁神情悲痛,眼中愤怒无比。

“我虽受人之托,但如何行动,在我自身。诚如你所说,司允闲此人如此危险,单凭我兄弟二人,为何要趟这浑水?”凌雪薇挑眉看着司羽晁。

“只要二位愿意出手,司某愿付出任何代价!”司羽晁语气坚定。

“羽晁!”

一旁的南圣羽急了。

“不必说了,圣羽,我已经决定了。”

望着司羽晁坚定的神情,南圣羽心知无论怎么劝都无法改变他的想法,只能叹息。

其实司羽晁之所以会如此,就是不愿他再介入司家争斗中,他虽是南家少主,但亦有许多无奈,司羽晁是不想他卷入司家的是非当中。

“好,我答应你。至于代价,先保留,待事情成后再说。”

见凌雪薇如此爽快,司羽晁神情流露出欣赏。

虽然相处不多,但凌雪薇给他的感觉,并不是坏人,相反,对于这个其貌不扬的青年,他总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这让他十分奇怪。

他自认不是冲动之人,怎会对一个刚认识不到两天的人如此?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位绝非寻常之人。他们身上内敛于无形的气势,古井无波,越是这样越让人不敢小觑。

更何况其中一人还是罕见的空间能力者,想要救助父亲,就必须依靠这个能力。

待两人离开后,南圣羽叹息,“你不该这么冲动的。”

司羽晁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如今司家已是生死关头,由不得我再犹豫了。”

南圣羽叹了一口气,“哎,司家如此对待你父亲二人,司家家主在位时,可是处处打压你们,你……”

“我对他无甚感觉,他的生死,我亦不在意。只要能救出父亲,我愿付出任何代价。”

南圣羽知道,司羽晁与司允良父子关系极好,虽然外界传言,司允良为人冷酷,自私自利,但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表象,至少司允良对待这个儿子是极好的。

南圣羽问道,“那两人,身份暂且不提,你知道托付他们的,是什么人?”

司羽晁摇了摇头,“不清楚,或许跟父亲有关也不一定。当年父亲外出游历,确实认识了不少人,只有将父亲救出来才知道。”

“你打算怎么做?”

司羽晁眯眼,“强抢。”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