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庞然大物
书名:透视神医从废婿开始 作者:二级钳工 本章字数:4580字 更新时间:2021/02/26 22:48:05

“康立轩的命和公子要的征调令,你在十二点之前做个抉择吧!”

啪!

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没有给康若烟辩驳的机会。

拿着手机,怔在原地的康若烟看了一眼身旁的方宏博,怎么也想不到会跟她来如此一手。

夏树实在可恶!

不行!

一定要找个机会铲除!

可是……

今晚十二点找个界线,却是康立轩生与死的一个抉择。

一边是康立轩的小命,一边是夏家的征调令。

康若烟犹豫不决,很是为难。

捉摸了半晌,康若烟觉得夏树没有要跟她看玩笑的意味,考虑再三再三考虑之后,最后不得不无奈地看着方宏博,冷冷道:“好,把征调令拿给夏树!”

为了一个征调令,把康立轩的生命给搭进去,康若烟觉得很划不来。

更让康若烟隐隐担忧的是,夏树敢突然放话除掉她们康家,那他夏树绝对不是康立轩这一个筹码,至于夏树手中还拿捏着什么,一时半会康若烟怎么也想不出来了。

……

……

与此同时。

视线回到三民集团医药车间里面。

这一刻。

环抱着徐千又的夏树,挂断了和方宏博的通话。

在场的所有人对于夏树的谈话内容,那叫听得一个真切。

“你们刚才可都听到了吧?那傻逼说什么来着,说他要调用什么家族征调令?”

“哈哈哈……那是什么玩意,还是头一次听说,我只是听到了这家伙口口声声要铲除什么冀家。”

“冀家?那不是咱们冀总家吗?就凭他,可劲的吹吧~!”

“那倒也是哈,别说什么京都的冀家了,就是等会到场的坤地门,都是这煞笔能够对付他了的!他还想铲除冀家,他至少也要过得了坤地门这一关吧?”

“你还信他的鬼话不成?这煞笔早被坤地门的威名给吓傻球了!这煞笔八成是在这里演戏,糊弄人的!担心自己脸上无光,下不了台而已。”

“嗯嗯嗯,这个我非常同意,要搁我是他,我也觉得现在跪地告饶有点没尊严,不如趁机演上一把,至少心里也好受一些!”

“你这么说也倒是没错,只是等会就由不得他瞎折腾了,坤地门的人现身,估计这小子会跟个孙子似的跪在他们面前哭爷爷喊奶奶!”

“他要是不跪下来道歉,会是什么后果,你们知道吗、”

“你猜,你觉得呢?”

“我猜个鸡儿,我要是知道,我能问你?”

“哈哈哈哈……好吧,我只能说,等下坤地门的人来了,不把这家伙打出屎来,我特么去给那个小骚货当接盘侠。”

“去给那小娘们当什么?接盘侠,瞧把你美的,你怕是想瞎了心?!”

“也不能这么说,万一坤地门的兄弟欣赏不来那小娘子的风情,说不定就轮到咱们几个来,也是说不准的事儿嘛。”

“呵呵……这倒也是哈,人活着总是要有点奢望的,不是吗?!”

现场的工作人员小声地热议着,看向夏树和徐千又的表情应有尽有。

也碰巧在这个节骨眼上,三明集团的人群中有人突然喊出声来:“快来看呐!那些是不是他们坤地门的人?”

“咦……好像是也。那个带头的就是冀经武,我之前可是在电视上看到过的!对头,就是他,绝不会有错!”

通过玻璃纱窗,靠在工厂外侧的几个汉子点着脚尖,仔细地打量着公司门口方向。

紧接着,随着看门老大爷的遥控按下,三明集团的大门呼啦啦拉了开来。

随后,十几辆车子一辆接着一辆缓缓驶了进来。

开头压道的就是衣领黑色的加长型林肯一号。

紧随其后的是清一色的黑色奔驰,全是S级顶级豪华版德系车。

单单坤地门的座驾都要一个亿左右。

“厉害了我的哥!坤地门出场,果然是要气派一些!”

“你看看你说的还叫人话吗?人家坤地门是什么来路?堂堂京都八大财阀冀家的义子,出门再配备不到几辆上档次的豪车,那岂不是打咱们冀总的脸吗?”

“嗨呀……可不是嘛,不同的组织,之间的差距是要大得多呀,看看咱们洛丘市的地下皇,不能相提并论啊!”

“瞧你说的,你怎么能拿麻雀必做凤凰?你这话要是让坤地门的人听到了,不把你的舌头卡断,我今天直播倒立尿尿!”

“好吧,你牛逼!劳资没话说了,行了吧?!”

“瞎扯什么呢……马上就要有好戏登场了,这对小年轻估摸着活不了多久了,咱们还是多看看那个妹子吧,今天这怕是看一眼少一眼了啊!”

不到片刻,三明集团的露天坝子,到处停满了车辆。

很开。

所有车门打开。

一刹那的功夫,五十多个穿着黑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的魁梧大汉从车子上跳了下来。

他们一群人在林肯一号的旁边整整齐齐地站成了三排,像是在等待着长官的展览一般,迎接着主人的出现。

一瞧这阵势,足矣让路过的看客惊得掉下巴!

没过多久。

林肯一号的车门翻了开来。

从车上走下来一个约莫四五十的粗狂大汉,跟冀燕妮大不了几岁,梳着大背头,一副发哥的气派,但他的气场是绝对不输周润发的,炯炯有神的眸子咕噜噜地转着,让人望而生畏。

这人就是坤地门的当家人,冀经武。

更是冀老爷子的义子,也是冀老爷子最得力的义子。

冀燕妮看到自己的大哥终于到了,不再顾忌夏树的威慑,当即就朝着冀经武扑了过去,边跑边声嘶力竭地喊道:“哥哥,你可算来了,你看看妹妹我被那畜生打成什么样子了,我今后还怎么见人啊,而且那人渣是当着我所有员工的面,这让妹妹……呜呜呜……”

说着,冀燕妮就靠在冀经武的肩膀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撒起娇来,丝毫不顾忌自己已经有四十岁的年纪,俨然一个七八岁的孩童一般。

“妮妮,乖——”

冀经武轻抚着冀燕妮的后背,显得很是溺爱,道:“不怕,一切有哥哥在,哥哥这不是及时赶来了吗?!人在哪里,赶快带哥哥过去,你也是知道的,凡是冒犯咱们冀家的人,只要有坤地门出手,必然他们尸体都找不到一克!”

冀经武说的没错,是一克!

因为他们坤地门的兄弟极其擅长碎石。

在冀燕妮的手指尽头,冀经武看到了一对偎依在一起的陌生男女。

而后,冀经武迈着碎步,朝着夏树所在的位置缓步走去。

走着的同时,他的大手一挥,很快所有人马出动,愣是将夏树和徐千又密密麻麻围了个两三层。

吧唧!

所有黑西装的汉子纷纷将口袋中的瑞士军刀折了开了,持在手中,闪耀着一道道白光,闪的人眼睛极度不适。

三明集团的员工哪儿还有什么看热闹的兴致,赶紧后退了数十米,让出来一个非常大的空间场地出来,很担心自己受到这些人的波及。

因为他们可不傻,知道那晃眼的刀子可是嗜血未常。

走到夏树跟前的冀经武,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这才扬手一晃亮出了自己的劳力士道:

“小兄弟,看在彼此都是为了女人甘做绿叶的份儿上,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让你交代一下你的临终遗言,同时你也可以多呼吸一下这人世间的难得的芬芳,因为一分钟过后,我们坤地门的人为拿你的身体提升刀工,毕竟他们好多人都是厨子出身,最擅长的就是削土豆!”

冀经武一字一句地说着,眼神中凛冽的杀气,使得徐千又从馄饨的状态中稍微抽动了一下。

“当然,你如果识趣的话,就立马跪下来爬到我妹妹面前,将她皮靴上的血渍舔干净,我会考虑给你留个全尸,你觉得如何呀?”

夏树还未曾开口,冀燕妮这边就不干了,突然一声大喝道:“哥,这可不行!”

“你没看到我被他打的有多惨吗?你今天不把这混蛋千刀万剐,是解不了妹妹我的心头之气的,还有他边上那个贱人,也不能放过 。”

“当然,如果想犒劳一番自己的弟兄,倒也可以在他们爽完之后,再把那贱人碎尸万段!”

“因为!她之前勾引了我老公,我可不能留着那女人见到明天的太阳,你也知道我老公他……嗨呀,不说了,没劲。哥,还是你看着办吧!”

冀燕妮想起夏树之前对自己的无情碾压,恨不得立马将他折磨个死去活来。

听完冀燕妮的话术,冀经武点了点头,答应自家妹子道:“妮妮,你就放心吧,一切有哥哥给你做主!”

转过投去,只听得冀经武继续冲夏树开口道:“事已至此!我冀经武也别的办法了,怪就怪你小子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冀家!”

“小兄弟,一路好走,下辈子离冀家人远一些吧!”

夏树冷冷地看着冀经武,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当下甚至有点想笑,却没有笑出来。

“怎么着,吓傻了?”

冀燕妮这会非常的嚣张,早没了之前受辱不堪的态势,恢复了往日的自信,隐隐道:“小杂毛,刚才我可是听见你打电话了额,你摇的人呢?是不是路上堵车,堵到爆胎了呀?”

残忍的笑,和嘲讽的语气。

刷刷刷!

下一秒!

随着冀经武的手轻轻一挥,五十多个粗壮的汉子,旋转着手中额瑞士军刀,朝着夏树逐步走了过来。

“投……”

“掷!”

后一个字尚未说出口,便听到巨大的爆破声轰然响起。

“砰!”

强烈的热浪袭来,瞬间将所有人吓得当场趴在了地上。

“轰隆隆!”

雾草!

尼玛!

外面到底发生了何事?

难不成是地球不可抗力?!

在场的人都莫名的紧张,全都吓得身体本能一缩。

数秒之后,所有人的视线这才注意到了三明集团大厦发向。

只见二十多层的办公大楼早在刚才的轰然声中,成了一片废墟。

三分之一的水泥残渣砸在了制药车间的玻璃房上,愣是将一脚砸的摇摇欲坠。

砰!

砰!

砰!

隔着玻璃纱窗,有眼尖的人注意到是停车坝子上林肯车和那大批奔驰车发出的爆炸声。

因为,此刻那些车子都变成了一道道铁皮,它们的上方正是几辆作战坦克。

“哒哒哒……”

没错!

就是坦克车!

这什么阵仗?

太恐怖了吧?!

三辆坦克车,在轰到了三明集团的办公楼后,直接碾压过坤地门的座驾而过,朝着制药车间而来。

轰!

砰!

“哒哒哒……”

周围的人群,甚至坤地门的人在其他两辆坦克的驱赶下各自散逃到了一角。

想走不敢走?

才是最寂寞……

坦克手虎视眈眈地望着坦克下方蚂蚁一般的众人,手上一用力这些人就将立刻跟这个世界说拜拜。

所以,那些心里没底的人很少害怕,生怕自己的小命再此处陨落。

“哒哒哒……”

为首的一辆主站坦克一炮弹掀翻制药车间的房顶之后,行驶夏树的不远处缓慢停了下来。

其他两辆坦克和主站坦克互为一个犄角之势,三个炮管各自寻找了一个目标。

其中主站坦克的炮管自动追踪直接锁住了冀经武的脑袋。

另外两根分别瞄准了冀燕妮和危斯年两口子。

“哎呀妈呀,这可是作战坦克车啊,我不是在做梦吧?有没有搞错呀,这些坦克可不像是冲着那对小年轻来的啊?”

咯噔!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望着眼睛的这一幕,屏住了呼吸。

如此货真价实的作战武器,这些人基本上还是头一次在现实世界中看到。

太特么的吓人了!

刚才就是这几个庞然大物干翻了一栋大厦。

接下来,它们各自又瞄准了一个目标,这可是闹着玩的,只要它一个炮弹,恐怕受到波及的不只是那三个头目而已。

“有没有来告诉我一下啊,这到底是在搞哪一出啊?这可不像是他们坤地门的大手笔啊,要知道这坦克冀家有么有这种势力调动,恐怕都是个未知数啊!”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