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带球冲锋
书名:待杜鹃漫山遍野 作者:常青藤树 本章字数:2668字 更新时间:2021/02/25 18:06:42

“呦。”

听得一声招呼,杨书鱼睁开眼一看,除了耀眼的太阳,还有童凛那张小孩子一般的面孔。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难道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为什么杨书鱼躺地上,为什么童凛要用观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盯着杨书鱼看这一切的一切都要追究到几分钟前……

被白雪驱逐后,杨书鱼重新挑了四个凳子交叉摆放,打算小憩片刻。然后,然后就发生了童凛用看癌症晚期病人一样的目光看着杨书鱼。

“这凳子搁得难受,亏你睡得着。”

一觉醒来,物是人不非,童凛还是那个童凛,可乐还在手中握着。

“睡公园长椅睡习惯了。”

那照杨书鱼那么说,童凛是睡马路街头睡习惯了?

“现在几点了?”

“十二点半,还早呢,你可以继续睡一会。”

真羡慕手腕上带着手表的同学,给人一种不一样的feel。杨书鱼也想戴,可突如其然的戴手表,别说自己接受不了,别人也接受不了。

别人一定会想~看,就是那个人,非要装13。

那怎么才行,那就是和某人接触前,杨书鱼就得戴着手表。杨书鱼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人,喜欢戴电子手表。

转头看一眼,秦琴那几个女生还在那边坐着,四个人围成一圈斗地主呢,牌是陆芳茗从水一菲那儿拿的,输了的惩罚是刮鼻子。

为什么苏紫在哭,哭的痛彻心扉。

为什么秦琴要露出一副冷漠的面孔,陆芳茗要露出一副邪恶的,计划即将达成的笑容。

那不是斗地主,那是抽鬼牌。

“嘿。”

only sh*t,穿山甲男生又来了。童凛看见穿山甲男生后,主动离场了,手里捏着那瓶五百毫升的可乐离开了。

看见穿山甲男生后,杨书鱼的内心是激情澎湃,破涛汹涌,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装束,依旧是昨天那原模原样的装束。毫无品味的夹克,毫无品味的发型,毫无品味的鞋子袜子搭配,杨书鱼都为自己感到羞愧。

“嘿~”

无所谓,杨书鱼根本不慌,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找余疑说明华又函的情况。哼哈哈哈哈,杨书鱼在心中狂笑,当华又函遇上穿山甲男生,会发生什么有趣的化学变化。

“你去哪?”

“不知道,随便走走。”

杨书鱼开始围着操场走了,穿山甲男生在后面跟着,保持一个既不会跟丢,又不会让旁人认为俩人之间存在一定关系的距离。

首先得找到余疑那家伙在哪里,嘶,平日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余疑跑哪去了,该不会真在学校里吃饭~也对,不去学校能去哪,去了那个学生餐厅,下一步一定是习惯性宿舍,然后洗衣服……

综上所述,余疑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有了,可以发短信~这年头,分手都不发短信了,要不回宿舍吧,正好可以摆脱穿山甲男生。

俗话说得好,事不过三,这一别,可能就要七年之久。

罢了罢了,穿山甲男生这个人,已经远超杨书鱼七百万中的690万了。

走啊走,走啊走,不出所料,余疑那群人在操场呆着,五个人五个篮球,还有一个在篮框下坐着。

四人中,似乎有一个身材相对娇小的女生在走步,也就是左右来回晃,是骆珈汐。篮球场不远处坐着顾文瑜和费臻臻,那个地方,才是篮球绝对安全的位置。

杨书鱼还没走进生物正常危险感知范围,余疑就发现杨书鱼并抬手打招呼示意。

“你要去打篮球?”

“嗯。”

分道扬镳,穿山甲男生走他的独木桥,杨书鱼走自己的阳关道。

就这么,穿山甲男生走了。

关于独木桥,有一个故事,就不知道路人A有没有听过,那是一对父女[她妈呢,按照尿性,应该已经死了]去深山回归旅游的小故事,那个故事……

眼前,是一条湍急的小河。小河中间横放着一根年久失修,长着青苔的独木桥,就是一根木棍[估计是泥石流,参天大树倒下了]。于是,于是父女打算过河,过河途中,父说了句[孩砸,抓紧爸爸的手,别掉下去了]。

女点点头,故事到此完结。

见杨书鱼来履行自己曾经许下的承诺,华又函一个爆发,进了,三分线定点投篮进了,还是不擦网进的球。

“学长,接,绣球。”

骆珈汐捡起三个球向杨书鱼扔去,不是连续扔,而是一起扔,第三个就用脚踢。杨书鱼一手挡一个,还有一个滚落至跟前。

“为什么不用手接。”

“我怕我接不住。”

“哼,难道在学长心目中,我还是金刚芭比的形象。哼哼哼,没事,上次是意外,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有多厉害!”

被汗水浸湿的白校服,里面那棉麻色的运动内衣比较~隐隐约约,清晰可见,和健身房似乎是同一个颜色,为什么这样的骆珈汐更加的楚楚动人呢。

难不成是汗液挥发后那~独特的荷尔蒙的气味。

余疑怎么又让骆珈汐打篮球~不对,骆珈汐打不打篮球和余疑有什么关系,杨书鱼连最根本的东西都没有搞清楚。

咻咻咻,连着三个定点投篮,进了一个。骆珈汐的投篮方式,不是双手推,而是单手推,推球的时候会跳一下,嘿咻。

“厉害,余疑教你的?”

“不,我自学的,这要靠天赋,我看学长骨骼惊奇,天赋异顶,跟着我练,一定可以练成,练成……他那样!”

骆珈汐开始搜索视线范围内的特定人选。哪个人比较接近未来不可期的杨书鱼呢,有了,就是那个傻大个!

“不用了,我也自学好了。”

“不,一定要我来教!”

杨书鱼是来找余疑的啊,被骆珈汐强行拉着打篮球了。四人篮球小分队七零八落,范泽禹选择坐篮框下,百里复不想和类人猿切磋球技,免得自己被同化。

于是骆珈汐杨书鱼俩人的双人solo赛开始了,互攻互防。经过猜拳决定骆珈汐先攻,从三分线开始。这,别说胯下运球了,连普通的运球都做不好。

每次皮球都想逃离地球引力。

时不待杨书鱼,骆珈汐来了,骆珈汐来了,骆珈汐带球冲过来了。算了,杨书鱼就学学电视上那些守门员一样,摆出一副万岁的模样?双手举过头顶,像雨刮器一样运作。

万岁,哐当一响,骆珈汐进球了,骆珈汐进球了,记一分,这也算是提前庆祝了。

跑到篮框下还非要来一个转身,感觉很帅,确实很帅,真的超帅,骆珈汐的那张侧脸再配上一头短发,安能辨她是雌雄。

来了,来了,骆珈汐又带球冲向杨书鱼了,怎么办。适当性的意思意思,嗯,胯下运球非常熟练,只不过这些花里胡哨的招式对杨书鱼不管用。

嘿哈,气沉丹田,游龙于身,扎马步,蹲下走[篮球膝就是那么来的],横向走,像螃蟹一样走,一个漂亮……

等到骆珈汐带球过人,杨书鱼再举个手,假装想要盖帽,敷衍一下。

又来了,骆珈汐似乎厌烦了,三分线起跳投球,进球得分。

“闭嘴。”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